首頁 頭條 時評 新聞時政 華人生活 便民服務 文化旅游 中歐活動 視頻

當前位置: 首頁 > 國際新聞

從禁戴眼鏡看日本女性的職場困境

2019年11月18日 23:50 稿件來源:光明日報

【字體:↑ 大 ↓ 小

  從禁戴眼鏡看日本女性的職場困境

  最近,日本一些職業女性反抗公司禁戴眼鏡的規定,成為社會新聞的熱點。這自然引起人們對日本女性就業話題的興趣。在很多人印象中,日本女性在結婚后大多選擇離開職場,將重心放到家庭中來。在日語中有一個專門的詞叫“壽退社”,就是指日本女性就業過程中非常有代表性的“結婚就辭職”的現象。實際上,如今的日本女性已經大不一樣了。在勞動力緊缺的日本社會,越來越多的女性在回歸職場。

  越來越多已婚女性進入社會

  在二戰戰敗后經濟復蘇時期,很多日本女性走入職場,但很多人在婚后和育兒期暫時離開職場,等孩子長大之后再出來工作。到了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正值日本經濟繁榮時代,在終生雇用的制度下,許多大公司的員工基本上沒有失業煩惱,工資上漲也很穩定,人們對未來生活信心十足,丈夫一人的工資就可以負擔起家庭開支,于是很多女性選擇專心照顧家庭。

  近二十年來,日本經濟景氣不足,少子老齡化造成勞動力嚴重短缺。在此背景下,日本企業將目光投向了具有潛在勞動力的女性。部分企業開始出現允許短時間工作等多樣化的工作方式,還有的企業對重返職場的育兒期女性采取各種扶持政策。2013年2月,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施政方針演講中提出要打造“讓女性閃耀光彩的日本”。

  日本總務省今年2月1日發布的勞動力調查數據顯示,2018年日本全部年齡段女性的就業率達到51.3%,時隔50年首次超過50%。日本媒體認為,原因在于打造兼顧人手不足和女性育兒的勞動環境的舉措取得進展。另據日本總務省7月30日發布的2019年6月勞動力調查結果顯示,女性就業人數增至3003萬人,這是自1953年有可比較數據以來首次突破3000萬人。從與去年6月的同比數據來看,增加了53萬人,占到了整體就業者增加人數的近9成。日方認為,原因主要是專職家庭主婦等重新開始工作的人員正在增加。6月的完全失業率為2.3%,比上月降低了0.1個百分點,日本總務省表示,“就業形勢正在穩步改善”。

  從年齡結構看,2018年,日本年輕女性的就業率大幅上升。15至24歲女性的就業增長率為3.9個百分點,為各年齡層中最高。日本經濟新聞在一篇文章中指出,包括老年人在內,女性的就業率超過5成,這顯示出日本勞動方式改革取得了一定成果,不過較男性的7成相比仍有很大差距。

  職場女性躲不過的特殊規則

  近日,在日本的一些服務行業,相關企業明令禁止女性員工佩戴眼鏡,鼓勵她們佩戴隱形眼鏡。比如有從事前臺接待的女職員就表示,領導要求不能戴眼鏡,因為這樣會“形象不好”,但同樣職位的男職員就不受限制。據說,戴眼鏡不只是影響“形象美”,對于酒店服務人員來說,戴眼鏡還被認為“不衛生”,因為每次用手去推眼鏡時,都容易沾上污漬、細菌等。這些奇葩規定一出來,日本女性的就業也直接遇到挑戰,很多招聘企業因為女性員工戴眼鏡而將其拒之門外。日本一些網民也對這種行為進行了批判。

  實際上,在許多日本企業中,女性員工基本都不戴眼鏡,而是戴隱形眼鏡,許多日本人將其稱之為“迷之規定”。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在日本的企業中大多數女性的確不佩戴眼鏡,而是選擇隱形眼鏡。她們向記者表示,并沒有人專門要求她們這樣做,只是大家都這樣做了,她們也就跟著學而已。

  不只是禁止戴眼鏡,日本女性在職場中還面臨許多不成文的規定。今年上半年,前任日本厚生勞動大臣根本匠就表示,“日本女性必須穿高跟鞋上班”。此言一出,也立馬招致日本女性的抗議,2萬多名日本女性聯名簽署請愿書表示反對。

  看來,日本女性回歸職場確實還存在不少問題,歸根到底是早已滲透到日本社會各個領域的“男尊女卑”觀念。雖然從二十世紀七十年代開始,日本女性就開始選擇回歸職場,但是工資待遇等等都與男性有著一定差距。即便是在同一個公司里,不論女性發揮了多大的作用,她的工資、地位也很難跟男性一樣得到同等對待。

  在網絡空間,不少日本職業女性曬出自己戴眼鏡的照片,以示女性對尊嚴和平等的追求。面對社會現實,打破“男尊女卑”這一深深扎根于日本國民潛意識之中的觀念,是勞動力日益減少的日本社會必須直面的問題。這無疑尚需時日。

  (本報東京11月17日電 本報駐東京記者 張冠楠)

【編輯:孫麗麗】
要聞回顧
+more
精彩圖片
+more
11选5赢遍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