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頭條 時評 新聞時政 華人生活 便民服務 文化旅游 中歐活動 視頻

當前位置: 首頁 > 國際新聞

美擬放松槍支出口管控 “嚴管”轉向“推銷”

2019年11月18日 23:47 稿件來源:法制日報

【字體:↑ 大 ↓ 小

  美擬放松槍支出口管控

  “嚴管”轉向“推銷”

  □ 本報駐美國記者 陳小方

  據報道,特朗普政府修改美國槍支出口管控規則的計劃有望在近期內正式付諸實施。擬議中的新規則將使美國對槍支出口由“嚴管”轉向“推銷”,這在各界引起了廣泛關注和爭議。

  加快推進

  特朗普自執政伊始就開始積極醞釀推進美國槍支出口管控改革

  早在2017年9月,民主黨參議員本·卡丁和帕特里克·萊希等人就聯合致函時任美國國務卿雷克斯·蒂勒森,對槍支出口管控改革表示擔憂。

  2018年5月14日,特朗普政府首次公開宣布了有關改革提議,并于同月24日在《聯邦紀事》上公示,征詢意見。

  今年2月,特朗普政府正式提出改革計劃。國會為期30天的審議時限于3月到期。據報道,新規則開始實施將有6個月的過渡期。

  美國政府記錄顯示,新規則的最終文本已于10月23日正式遞交白宮行政管理和預算局。

  知情人士稱,美國五角大樓和國土安全部等多家聯邦機構的評議也將于近期結束。此后,特朗普政府正式通知國會。

  根據新規則,美國商用槍支出口的監管權將由國務院轉交商務部,包括非自動、半自動槍支及其彈藥等,都將從國務院監管的“軍品控制清單”上移除,并轉入商務部的“商業控制清單”。

  新規則還涉及對3D打印槍支技術信息監管權的變更。修改之后的美國國務院“軍品控制清單”只保留“本質上只用于軍事目的”的項目。

  事實上,美國修改國務院管控的“軍品控制清單”的努力已經持續了數十年。奧巴馬政府初期就正式啟動了修改計劃。

  奧巴馬政府認為,根據《國際武器貿易條約》,美國“軍品管制清單”太過寬泛。從一開始,奧巴馬政府就決定,多數武器,包括其部件和彈藥,應由“軍品管制清單”轉到“商業控制清單”。只有真正的軍事裝備,如戰斗機和坦克等,仍應保留在“軍品控制清單”中,繼續由國務院監管。

  但是,奧巴馬政府的修改計劃,因后來持續發生的大規模槍擊事件所引起的不斷高漲的控槍呼聲,而最終被擱置。

  三大考量

  特朗普政府加大推動美國槍支出口管控改革有著多重考量

  據報道,盡管美國的槍支出口一直居于領先地位,但正受到來自包括俄羅斯等國家的擠壓。

  特朗普政府之所以加大推動槍支出口,首先是為了確保美國行業的領先優勢。

  據報道,美國槍支產業團體不斷抱怨,美國現行繁瑣而冗長的審批程序,常常使美國槍支制造商對出口望而生畏。

  美國國務院的一位發言人在就有關報道作出回應時稱,特朗普政府“正繼續推進機構間進程,國務院、商務部、國土安全部、司法部和其他相關方面正重新審查長期的政策規則,以確保美國行業在全球市場全面領先”。

  美國射擊體育基金會稱,新規則將有利于美國槍支行業降低成本,更有效地參與國際市場的競爭。該基金會預測,新規則將使美國槍支出口增長20%。

  其次,突出武器出口的經濟效益。

  特朗普經常宣揚美國武器出口的經濟效益。2018年4月,特朗普政府發布了一項常規武器轉讓新政,強調國防產業的經濟好處,并承諾行政部門將有力地代表美國公司。

  自特朗普政府執政以來,美國槍支出口大幅度增加。美國煙草、酒精、槍支和爆炸物控制局的數據顯示,美國2017年的槍支出口達48.83萬支,增長了近30%,高于有記錄以來的任何一年。根據美國統計局的數據,美國2018年的槍支出口再創新紀錄。

  最后,特朗普著眼于2020年的競選連任。特朗普政府加快推進美國槍支出口管控新規,正值美國逼近2020年的大選年。尋求連任是特朗普的首要政治目標。

  特朗普一直堅定支持美國的擁槍權,并在2016年得到了對美國政治影響廣泛的步槍協會的支持。就任以后,特朗普幾乎扮演了“美國軍工行業推銷員”的角色。

  因此,任何有望拉動槍支銷售的舉措,都可能贏得美國全國步槍協會的支持。

  博弈加劇

  特朗普政府推進美國槍支出口管控改革引起各方廣泛關注

  支持者認為,這只是取消繁瑣的審批程序,而不是“去管控化”。他們稱,在現行體制下,向英國出口一支步槍要經過向沙特出口坦克一樣的審批程序,這“浪費了政府的大量時間”。

  他們說,正如被轉入商務部的“商業控制清單”中的其他產品一樣,槍支的商業出口許可仍需要接受國務院和國防部的審查。任何一方有異議都可以予以阻止或者設置限制條件。

  支持者認為,與這種轉變會帶來放寬的擔憂相反,其最大的風險是國務院或國防部可能會出于謹慎或官僚做法而設置太多條件,使商務部的程序變得如同國務院一樣麻煩。

  但反對者不僅擔心這種變更會使恐怖分子和犯罪團伙更容易獲得美國制造的槍支,也將削弱國會的監督能力。

  反對者稱,所謂的小武器危害不大的論調是錯誤的,因為這類槍支都在軍隊中使用,也會在民事爭吵和沖突中導致傷亡,如頻頻發生的美國大規模槍擊事件中的罪魁禍首。

  特別是,將槍支出口的管控權由國務院轉到商務部,將削弱國會的監督。

  在現行體制下,國會可以通過國務院的“通報”制度對美國的槍支出口進行監督。《武器出口控制法》和《外援法》都有適用于國務院“軍品控制清單”的條款。

  2002年,國會修改了“通報”要求。按規定,當出口槍支額度達到100萬美元時,國務院必須“通報”國會。但商務部則無須就其控制清單中的產品出口向國會通報。

  美國安全援助監督組織的數據顯示,在2017年和2018年,特朗普政府向國會“通報”的槍支出口分別達到6.6億美元和7.46億美元。

  反對者說,美國國務院的首要關切是槍支出口是否威脅美國國家安全或地區穩定,因此傾向于“嚴管”,但商務部的責任則是如何為美國產品在海外營銷鋪路,重在“推銷”。

  最近,美國100多個從事和平、武器控制和反對槍支暴力的團體致信國會,呼吁國會加強監督,禁止將槍支出口管控權由國務院轉向商務部。

  7月11日,美國國會眾議院在通過的2020年國防授權法案中已經納入了民主黨眾議員諾瑪·托里斯提出的修正案。該修正案要求禁止這一監控權的變更。但參議院目前尚未通過這一國防授權法案。

【編輯:黃菁】
要聞回顧
+more
精彩圖片
+more
11选5赢遍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