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頭條 時評 新聞時政 華人生活 便民服務 文化旅游 中歐活動 視頻

當前位置: 首頁 > 中國

天津一街道書記貪腐上億 臥室床下鋪滿了上百萬現金

2019年12月13日 00:35 稿件來源:央視網

【字體:↑ 大 ↓ 小

  街道書記貪腐上億元 曾揚言“我騙的是國家的錢,你們鬧啥?”

  一套上世紀90年代的老房子,看上去老舊、簡樸,然而令人詫異的是,房子內竟藏著300多件玉器、紫砂壺、名人字畫,十幾箱茅臺、五糧液。臥室中的床下鋪滿了上百萬現金,房子的主人每一晚都躺在錢上睡覺……

  這套房子的主人是天津市濱海新區寨上街道原工委書記陳玉慧。近日,媒體發文披露了其大量違紀違法犯罪細節。

  陳玉慧,1959年4月出生,天津市人。文中提及,陳玉慧的仕途起步于1996年,違紀違法也始于彼時。在長達20多年時間里,其升遷之路、為官之道、蛻變之軌,堪稱反面典型中的“標本”。

點擊進入下一頁

2018年11月19日,陳玉慧被開除黨籍和公職(圖片來源:天津市紀委監委網站)

  費盡心機攀附“圈主”

  1996年,陳玉慧當選天津市原漢沽區雙橋子鄉副鄉長。在此之前,陳玉慧曾在天津市原漢沽區東尹鄉工業公司任副經理,在這個半官半商的位置上干了五年之后,他被提拔為鄉黨委辦公室主任、鄉團委書記。

  正因有了這段“商海”經歷,陳玉慧在生意場上認識了不少朋友,也正是“朋友”李老板助他爬上了雙橋子鄉副鄉長的位置。李老板不僅幫助陳玉慧上聯下串、游說拉票,更“點化”陳玉慧:要想更上一層樓,就得有貴人相助。

  在他的“指點”下,陳玉慧可謂用盡辦法攀附“圈主”。

  “圈主”喜歡書畫,陳玉慧就惡補書畫知識,以交流心得為由接近“圈主”,奉上名家畫作。

  “圈主”愛美食,在飯局上提及吉林的狗肉如何美味,陳玉慧立馬叫人買機票,帶“圈主”到延邊吃狗肉;還有一次,“圈主”提到廣西的象拔蚌在天津不多見,陳玉慧又自掏腰包,請“圈主”飛到北海吃海鮮。

  2004年,原漢沽區鄉鎮合并、機構改革,陳玉慧被提拔為營城鎮黨委副書記、鎮長。這背后,便少不了“圈主”的“功勞”。

  挪用上億元公款提攜“雜牌拆遷隊”

  升任鎮長之后,陳玉慧沒有忘了帶他進“圈子”的李老板。2004年春節,陳玉慧到李老板家串門,李老板刑滿釋放的表弟劉某某也在,當劉某某提到希望陳鎮長提攜自己時,陳玉慧一口答應,“那就跟我干拆遷吧。生態城要征地,營城鎮要大規模搬遷,都是村居民房,操作簡單,拉個隊伍就能干。”

  劉某某很快組建了一支拆遷隊,隊員多是社會閑散人員。這支“雜牌軍”干拆遷沒有資質,陳玉慧便運作原漢沽區某工程公司把資質證借給劉某某用。此后,陳玉慧負責的所有拆遷工程,都交給了劉某某實施。

  拆遷隊打著政府的旗號指哪拆哪,常鬧得雞飛狗跳。對村民,他們強拆、逼拆、誘拆,一言不合就翻臉,村民們稱他們為“瘟神”。

  2008年初,營城鎮開始興建村民還遷房。陳玉慧授意劉某某注冊成立鴻達置業公司,以便參與還遷房建設。在陳玉慧的包裝下,劉某某成了有實力的老板,鴻達公司更獲得了還遷房建設的“入場券”。

  2008年10月,陳玉慧挪用公款600萬元用作鴻達公司周轉金。

  2008年12月,陳玉慧又挪用5000萬元公款幫助鴻達公司參與還遷房建設項目土地競拍。

  2009年3月,陳玉慧更是大筆一揮,從拆遷補償專項資金中先后3次挪用1.81億元,為劉某某繳納土地出讓金……

  張口索賄被評“吃相難看”

  逢年過節,劉某某都會向陳玉慧送上紅包,陳玉慧在場面上的應酬劉某某也搶著埋單,劉某某送給陳玉慧的名酒、名畫、古玩玉器、紫砂壺更是為數眾多。但陳玉慧卻嫌送的節奏太慢,干脆張口索要。

  陳玉慧說起自己看上幾幅字畫,想拍下來送給上面的人,劉某某便給他開了100萬元支票;陳玉慧稱自己看上了一套房子,要40多萬元,劉某某便讓手下送去48萬元支票。

  據了解,從2005年到2016年,陳玉慧受賄索賄573萬元,僅從劉某某手里就拿了445萬元。

  貪如火,不遏則燎原。2016年7月份,鴻達公司與寨上街清算工程賬目,陳玉慧對劉某某說:“辦這事很麻煩,有些關節需要打通,你拿60萬元出來,我去給你擺平。”只不過,陳玉慧后來承認:找劉某某索要的這60萬元都裝進了自己的腰包。

  在劉某某眼中,陳玉慧太貪,“吃相”也不講究。一直到現在,劉某某最不愿見的人就是陳玉慧,連他的名字也不愿提。

  強拆、逼拆、誘拆擺平“釘子戶”

  在原漢沽區,陳玉慧曾是典型的“拆遷政績”官員。他任職街鎮黨政主要領導近13年,負責拆遷了十幾個村子,別人拆不了的“釘子戶”,只要他出馬就能擺平。

  只不過,陳玉慧的擺平方法卻凈是些旁門左道。

  在村民眼中,陳玉慧手下的拆遷隊跟黑社會一樣,“你不搬家,大鏟車沖著你的房子就鏟。”

  有村子拆遷,村民因不滿意補償標準,扛著不搬。陳玉慧就把村里的小學校給拆了,讓孩子們到外面去上學。村民為了孩子上學,只好忍氣吞聲簽字搬家。

  2008年3月,在雙橋子村拆遷中,陳玉慧違規將妻子、兒子、外甥女納入拆遷補償范圍,共騙取拆遷補償款10.35萬元。面對提出異議的村民,陳玉慧卻說:“我騙的是國家的錢,又不是你們的錢,你們鬧啥?”

  2015年啟動的“灑大項目”是陳玉慧負責的最后一個拆遷工程,迄今為止,這個項目仍有一堆遺留問題。有村民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提到,搬走的村民眼巴巴地盼著還遷房,可陳玉慧卻將部分還遷房以低于政府收購價賣給了親戚朋友。

  面對村民質問,陳玉慧放言:“我愿意賣給誰就賣給誰,你愿上哪兒告就上哪兒告去!”

  陳玉慧的囂張行徑激怒了村民們,村民向有關部門聯名舉報。至今,濱海新區紀委監委收到舉報陳玉慧的信件66件,其中,黨的十八大以后49件,實名舉報的57件,聯名舉報的43件,聯名舉報人數達3975人次,最多的一次聯名舉報者有170多人。

  “一把手”也是“一霸手”

  陳玉慧的“霸道”不只針對村民,在工作上,他這個“一把手”也是“一霸手”。

  對班子成員的不同意見陳玉慧聽不進去,就惱羞成怒摔門而去。有一次,一位班子成員在黨委會上善意提醒他注意影響,他馬上火了:“我敬你時你是玻璃杯子,不敬你時你就是玻璃渣子!”此后,班子成員再也不敢對他提意見了。

  還有一次,有村干部反對他提出的拆遷方案,他馬上瞪眼怒吼:“這個事就這么定了,你們同意不同意都要這樣辦!”

  在還遷房工程招標過程中,陳玉慧更放言:“我讓誰中標誰就中標,不中標就直接讓它變成廢標。”

  囂張霸道程度由此可見一斑。

  除此之外,陳玉慧“不問蒼生問鬼神”,隨身攜帶著“護身符”保平安;熱衷傳播政治謠言,以炫耀自己“消息靈通”……

  多行不義必自斃。

  2018年4月,中央紀委監委網站曝光陳玉慧巧立名目違規發放津補貼,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問題,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

  2018年11月19日,陳玉慧被開除黨籍和公職。

  2019年11月25日,陳玉慧因貪污罪、受賄罪、挪用公款罪、濫用職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8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40萬元。

  據專案組工作人員介紹,陳玉慧違紀違法涉案金額高達3.17億元,六項紀律全破,“七個有之”幾乎全占,是濱海新區建區以來查處的涉案金額最大、涉罪最多的正處級領導干部。

  如今,威風霸道、不可一世、貪得無厭的時光已成為過去,60歲的陳玉慧只能與高墻鐵窗為伴,懺悔著自己的罪行,感嘆著,“腳上的泡是自己走出來的,怨不得別人。想想我這輩子,臨了兒,要在鐵窗里度過……”

【編輯:黃菁】
要聞回顧
+more
精彩圖片
+more
11选5赢遍天下